发新帖

奥门全沙

2020-11-30 17:52:29 068

奥门全沙奥门  开岁倏五日,吾生行归休。念之动中怀,及辰为兹游。气和天惟澄,班坐依远流 。弱湍驰文鲂,闲谷矫鸣鸥。……未知从今去,当复如此否!中觞纵遥情[5],忘彼千载忧。且极今朝乐,明日非所求。

奥门全沙

奥门全沙全沙[4]焜黄:枯黄 。奥门人间有味是清欢——浣溪沙(细雨斜风作晓寒)

全沙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[1]。

奥门细雨斜风作晓寒。淡烟疏柳媚晴滩 。入淮清洛渐漫漫。全沙雪来乳花浮午盏[2],蓼茸蒿笋试春盘[3]。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奥门元丰七年(公元1084年),一件偶然的小事改变了北宋的政治局势,也扭转了苏轼的命运。从去年到今年三月,久旱不雨,赤地千里,饥民扶老携幼,流离失所。一个名叫郑侠的皇宫门吏,见到成群的流民塞满了京城的街道。和许多人一样,他知道这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,这是王安石的新法带来的劫难。但是,没有人敢上书皇帝,因为变法派把持着各处言路,上书只会给自己招来灾祸。全沙于是,郑侠把灾民忍饥挨饿的情景画成《流民图》,呈献给神宗皇帝。其中一幅图上画的是农民裸露着身体,忍受着饥饿,在狂风暴雨里,在大路上挣扎跋涉。另一幅图上画着半裸的男女在啃食草根树皮,还有人戴着铁链,扛着瓦砖薪柴去卖了缴税。

奥门无言的图画比煽情的奏章更有感染力。神宗皇帝看后落下眼泪,开始对新法产生动摇,逐步废止了多项新法。皇帝进而意识到,过去对旧党惩罚太重,要把旧党人才召回。于是,在黄州躬耕的苏轼接到皇帝手札,命迁汝州团练副使。虽是平级调动,但却标志着政治气候的转机。再加上皇帝手札中有“人才实难,不忍终弃”之语,苏轼仿佛看到自己的蛰居生涯已接近尾声。所以在离黄赴汝途中,他步伐轻快、全沙心情舒畅。

奥门全沙奥门原梓州路转运副使董毅夫得罪罢官,在返回家乡江西鄱阳途中,路过黄州。经鄂守朱寿昌介绍,董毅夫结识了在东坡躬耕的苏轼。董毅夫见到简陋的雪堂,十分喜欢,甚至有意与东坡做邻。东坡为报知己,把陶渊明的《归去来辞》改编成词,令家僮歌之以为乐。全沙是苏东坡重新发现了陶渊明的魅力。东坡读陶诗,就像小孩子吃心爱的糖果,每逢心中不爽,就把陶渊明的诗集取出来,但每次只读一篇,因为他唯恐把陶渊明所有的诗都读完,就再也读不到新的了。当你读到挚爱的书时就会有这样的心理:由于喜欢,恨不得一口气读完,但想到如此好书仅此一本,又不舍得读得太快,就这样纠结并快乐着。

最新回复 (2)
2020-11-30 18:26
引用1
  簌簌衣巾落枣花,村南村北响缫车。牛衣[9]古柳卖黄瓜。
2020-11-30 17:06
引用2
  他在黄州的行迹越来越像流浪汉了,随处而醉,随处而眠。但流浪汉最在乎的不是美酒佳肴,而是前方的风景。风雨也罢,颠簸也罢,只要有远方,他们就有前进的动力。溪水明月对东坡的吸引,当不异于三毛梦里的橄榄树:
2020-11-30 16:41
引用3
  舍人不会人深意,讶道泉台不相随。
返回
发新帖
448059
主题数
5057
帖子数
04421
用户数
448059
在线
10
友情链接: